超级心塞的老叶子

这里葉晏/你好
混凹凸/yys
梦想日安

#今天安迷修有马了吗?

感觉自己写的东西能有这么多人看真是激动死了w

【雷安】消失的人

(七)#雷安ooc严重预警#
#严!重!o!o!c!#
完结倒数!(˶‾᷄ ⁻̫ ‾᷅˵)

07
雷狮不是平白无故晕倒的,他有先天性心脏衰竭症。
合适的心脏是很难找的,可是偏偏,安迷修就符合条件。
他警告过安迷修很多次,让他不准做什么傻事,安迷修也答应的好好的。
没想到这个傻子骑士……
雷狮抱着安迷修的墓碑,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声。
像一只失去伴侣的野兽。
傻子骑士,谁允许你这么擅自作主的?
谁允许你……就这样离开我的?
我……想你啊
对不起,之前我忘了你。
雷狮捂住胸口,眼泪掉下来砸到安迷修的照片上。
感受着胸口心脏的震动,雷狮笑了起来——
安迷修,你在这里,对吧?
—————
“这是哥哥留下来的箱子,现在……给你了。”安莉洁递给雷狮一个箱子,“东西你自己看吧。”
雷狮回到房间拆开来箱子,箱子里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大叠粉红色的信纸,一条围巾和几张抄着骑士宣言的纸。
雷狮打开了信纸,没想到开头竟然是“雷狮同学”。哈,这些都是小女生写给他的情书,原来都被安迷修收了起来,他就说为什么自己收到的情书变少了,他还一度怀疑是自己的魅力减弱了。
这个家伙可真爱吃醋啊。
一旁的围巾是他俩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雷狮自己织的,收到礼物的安迷修受到了惊吓,不仅因为丑还因为雷狮竟然去学织围巾。一连好几天安迷修看雷狮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啊……这些纸还留着啊。看着那几张抄写着骑士宣言的纸,雷狮笑了起来,安迷修因为他经常逃课而罚他抄写骑士宣言,没想到这些他也收着。
笑着笑着,眼泪又下来了。
安迷修……你是故意让我对你更执着的吧……
真坏,这样可不是一个合格的骑士啊。
傻子……你回来好不好?
雷狮突然向前虚空一抱,像是他俩小时候玩的那样。
可是这次,他只抱住了空气。
安迷修……我抓不住你了啊。

TBC.
By 葉晏

【雷安】消失的人

(六)#雷安ooc严重预警#
#严!重!o!o!c!#

06
雷狮最近觉得非常非常不对劲。
他回家打开门的时候,竟然在期待屋子里面有人在迎接他。
他雷狮不是一向一个人住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king side的大床自己竟然就睡在了左边而不是中间,仿佛等着另一个人睡在右边一样。
这太奇怪了。
房子里好像不止一个人在生活,但是他却不记得另一个人的存在,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像好像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却发现他不见的烦躁。
雷狮第一次觉得自己买的房子有点大。
烦!
雷狮一拳打在了墙上,这种感觉太令人不爽了!还有卡米尔他们最近好像在刻意隐瞒什么。
“啧。”雷狮披上了风衣走了出去。
外面天还没亮,只是雷狮一直睡不着,干脆出来散散心好了。
漫无目的地走着,雷狮走到了一个公园。
没记错的话,这附近有个墓园。雷狮想了想,打算打道回府。
“大哥哥,要买花嘛?”
一个小女孩突然拉住了雷狮的衣摆,捧着一大束黑玫瑰,大大的眼睛盯着雷狮。
“……”雷狮他下意识掏出钱买下了一束。
又来了……雷狮看着这束黑玫瑰,明明自己喜欢的不是黑玫瑰啊。
坐在长椅上,雷狮打量着黑玫瑰,忽然心脏像被人狠狠掐住。
———————
“喂,骑士,今天是情人节啊你没有什么表示吗?”
雷狮坐在课桌上晃着腿,低头骚扰着认真做作业的安迷修。
“表示?你雷狮还在意这个?”安迷修被他骚扰到做不下去了,“你要我跟你玩小女生那套?送巧克力送花?”
“给点面子送送嘛。”
“送你个头。”安迷修反手就是一巴掌,“走了,回家。”
路上经过一家花店时,安迷修转身进去了,出来的时候拿着一支黑玫瑰。
“诶~送玫瑰啊~”雷狮耍赖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脸一红,恼羞成怒:“要你就拿着不要就扔了!”
“别别别,我可稀罕了呢。”雷狮赶紧把黑玫瑰护到怀里,生怕安迷修真的扔了。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恶党,你知道黑玫瑰的花语是什么吗。”
“我怎么会去记这些东西……”
“那我告诉你。”安迷修拿过黑玫瑰挑起雷狮的下巴:
“你是个恶魔——”
“然后呢?”雷狮被安迷修第一次反击弄的有点懵。
安迷修在雷狮耳边轻轻道:
“——却为我所有。”
“……”雷狮突然抱住安迷修,闷闷地说:“傻子骑士,你刚才在撩我?”
“……没有。”
“一点都不成功。”
“闭嘴!”
—————
A……A……
安……
安……安迷修……
安迷修……
雷狮将脸埋到手心里,身体微微颤抖。
对啊。
是安迷修呀。
“这样真的好吗?”不远处凯莉咬着棒棒糖,靠在树上问安莉洁。
安莉洁倒是一脸平静:“这有什么不好的,他雷狮忘了谁都不能忘了安迷修呀……安迷修,我唯一的亲人啊。”
“不管用什么方法,怎样刺激雷狮,他都得想起安迷修。”
“诶你看,”凯莉拍了拍安莉洁,“他跑了。”
安莉洁看着雷狮愈来愈远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那个方向,是墓园啊。
———————
雷狮在一大片墓碑里穿梭着。
他在寻找一个他最不想看见的照片。
然后,他在一个碑前停下了。
墓碑上的青年笑的很温柔,可雷狮只感觉心像被针扎了一样。
哈,傻子骑士。
我找到你了…

TBC.
By 葉晏

【雷安】消失的人

(五)#雷安ooc严重预警#
#严!重!o!o!c!#
重新回到正片_(´ཀ`」 ∠)_

05
啊呜……头好痛。
雷狮吃力的睁开双眼,自己好像睡了很久,还做了个梦。
梦里他向一个人表白了。
对此雷狮表示呵呵,他雷狮大爷怎么可能会主动对别人告白。
开玩笑。
咦?这里是哪里?
雷狮看看身上雪白的病服和躺着的地方。啊对了,自己好像是晕倒了,所以现在才在病房的吧。
雷狮撇过头,瞧见床头上一个小物件。
这是啥……
雷狮伸手拿了过来,是一个小方盒子,里头装了一枚银白色的男士戒指。
“L……A?洛杉矶?”雷狮细细打量着戒指,忽然心脏一缩,一股说不明的感觉侵袭全身,冷汗瞬间流出。
A……A……A……A……
谁?
雷狮深吸一口气,把奇怪的感觉压了下去。
说起来他能醒来都是因为找到了合适的心脏吧,有空要去那个捐赠者家里好好感谢一下呢。
这戒指还怪好看的,谁送的啊?想着,雷狮把戒指戴上了无名指。
“嗯?大哥你醒了!”卡米尔走了进来。
再怎么坚强,卡米尔还是个孩子,看着自家大哥终于醒来了,也忍不住扑过去哭了起来。
“诶诶?乖,不哭了,这不是没事了嘛。”雷狮狠狠地蹂躏了一下卡米尔。
“诶?老大,你手上的戒指怎么来的?”佩利蹲在床边,歪着头看着雷狮,刚说完就被帕洛斯掐了一下腰,“诶哟你掐我干什么……”
雷狮也没注意他俩,“你说这个?我也想问。”雷狮举起了手,“我们认识谁的名字里带A的吗?”
三人皆是一僵。
靠在门边的安莉洁却笑了起来,然后缓缓地蹲在了地上。
安迷修,你看。
他不记得你了啊。
他连你都不记得了还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这到底是可笑还是可悲?
大哥……你来告诉我好不好……

TBC.
By 葉晏

突然来一个脑洞新奇的梗x
#酒茨#
————————————
*关于酒吞的头发*
很多上了年纪的鬼和妖都知道,这大江山的鬼王本有一头似血的长发,如这头发的主人一般,美丽又不敢触碰。至于为何后面成了那种发型,也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数年前——
“挚友!挚友!”
一只小小的白色毛球朝酒吞童子滚了过来,手上还抓着一条红色的丝绳。
“怎么?”酒吞童子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挑眉看向茨木童子。
“挚友!你看!”茨木童子兴奋地举起手中握着的那条丝绳,“姑姑给了吾一条绳绳,说是可以给挚友扎头发!”
“啧,本大爷的头发才不需要……”酒吞童子不耐烦道,却又看见这白球两眼放光,终是于心不忍,只得背过他,“算了,你来吧。”
一树红樱下,鬼王说着嫌弃,眼底却满是宠溺。
罢了,他开心就好。
到了晚上,茨木童子挂在酒吞童子的脖子上,傻乎乎的玩着酒吞的红色发丝,不亦悦乎。
“你呀……”酒吞童子把白球从身上扯了下来,搂在怀里道,“还玩什么,小朋友该该睡觉了。”
“好~”
没有将头发放下来的酒吞童子,在第二天早上知道了严重的后果。
瞧瞧这一头炸了的头发,长得跟八爪鱼一样。
“啧。”
“唔……?”小茨木醒了,眼睛还没睁开话就先出口了:“不愧是吾的挚友,起的这么早!”睁眼又看见酒吞童子的炸毛,愣了愣,复而又激动道:“挚友今天还是那么帅气!”
酒吞童子想去散头发的手愣住了,随后无奈。
罢了,他喜欢便好。
by 葉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