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晏今天写小甜饼了吗

这里葉晏///文渣

透明白嫖爱好者
能吃到太太们的粮真幸福^q^

圈杂 凹凸/文豪/小英雄/复联
吃的也杂
太中/芥敦芥/轰出胜/雷安/锤基

偶尔会写一些同人
有人喜欢的感觉真好呐

有些皇子
表面上正正经经
背地里是个女装大佬

陷入爱情

七创社:

论凹凸世界制作组被抖音洗脑后的摸鱼作品!


本视频仅供娱乐,和正剧无关!!!!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
确认过眼神,是持宠而娇的小佣兵

不出意外明晚还有一辆双黑车(正直)

其实我是一个写小甜饼的(挣扎)

扎心了

澹倦:

「复仇者联盟3」
这个夏天我们失去了什么……

(来自Petite Madame已获得授权www) ​ ​​​

【锤基】战后

ooc预警 有改剧情

那场大战已经结束一个星期,地球上遗留下的半数人民只得在心情恐惧的情况下修复着他们残缺不堪的家园。
被灭霸一个响指“怜悯”掉的半数人中,或许有这些幸存者的朋友、孩子、家人或爱人。

有些人,只剩自己了。
他们失去了一切。


“一个星期了,他还没有出门。”
火箭浣熊找到了史蒂夫,小小的脸上带着疲惫和些许忧愁,“神也是需要吃东西的吧。”
“让他静静吧。”史蒂夫弯腰安抚火箭,“相信他,我们要给他独处的空间。”
火箭闭上了眼睛,像是在压抑着什么,“失去一切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星爵、卡魔拉……
还有格鲁特。
银河护卫队,现在也只剩自己了啊。
火箭摸了摸自己的小背包,决定要去托尔房间找一下那个大个子。
有些东西还是要还给他。

“……托尔?托尔,你能过来开个门吗?”火箭轻叩着房门,力度轻到连他自己也不确信有没有发出声音。
无人响应。
火箭咽了一口口水,“听着——大个子,我们两个现在是一样的,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但我们不知道灭霸还会不会再来到地球上。”
“所以,现在不是颓废的时候。”
“大个子,过来开门,我有个东西要还给你。”
过了许久,在火箭以为自己又要失败归回的时候,门锁轻响了一声。
“进来。”一道沙哑干涩的听不出原本音色的声音响了起来。
火箭推门而入,房间里的景象令人咋舌——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
金发的男人坐在角落,一下有一下没的喝着手中捏着的啤酒。
火箭数了一下,大约有二三十空罐倒在地上。
他这样会搞垮自己的!火箭瞪大眼睛看着索尔。
托尔毫不在意火箭的目光,喝完手上这一罐又随意丢在了啤酒馆堆里。
半晌,托尔开口,“……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
“你这还叫没事?!”火箭跳脚,“你看看你!托尔!曾经英姿飒爽的雷神托尔!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颓废?堕落?你现在就是一个不修边幅的流浪汉!”
“那又怎样?”托尔又打开一罐啤酒,“我是不是雷神托尔……这很重要吗?”
“战无不胜的雷神托尔已经倒下了。”
“雷神他就是个废物……一个什么都做不成的废物!他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乡!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与朋友!这算什么神?搞笑之神吗?”
“托尔……别这样想……”火箭被暴怒的男人吓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头绝望的雄狮。
托尔一拳又一拳砸到墙上,就算把墙砸出裂缝,拳头血肉模糊,他也没有停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没用。
为什么他在灭霸面前不堪一击。
为什么……他什么都保护不了……

火箭踌躇半天,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托尔……我有个东西要还给你……”
它从背包里翻出了一个长盒子递给托尔,“这里面放着的东西……应该对你很重要。我们在阿斯加德捡到你的时候,你手上一直紧握着这个。”
托尔打开盒子,忽然他僵住了,紧接着火箭看这个男人高大的身躯竟然开始微微颤抖。

盒子里面放着一把匕首。
一把他熟悉无比的匕首。

这是洛基的匕首。

火箭不敢去直视托尔的脸,因为现在这个男人发出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甚至让人觉得喘不过气。
许久火箭才大起胆子往上瞟了瞟,这一眼却让它感到不可思议。

那个男人宛如困兽一般蜷缩在刚才那个角落里,两只大手紧紧握住那把锋利的匕首,即使是将他的手掌割出血这个男人也像没有感觉一样握着匕首紧紧靠在心口处,像是要把匕首刺进胸口能永远融为一体才算数。
他的身躯还在颤抖,火箭看见他死死咬着嘴唇,发出难以听到的悲鸣。
他在哭。
“小骗子……”
托尔脑中又想起那个黑发碧眼的青年微笑着对他说,
【我保证我们会没事的,哥哥】
“小骗子……小骗子……洛基……”
豆大的眼泪滑落男人的眼眶,砸到匕首上。
母亲走了,父亲走了,现在连他的唯一,也不要他了。
他唯一的……洛基……
可能真的,不会再回到他身边了。
这个世界上,他一无所有。
脑中忽然回忆起他和洛基的小时候,小时候的洛基很害羞,自己却十分爱捣乱,每次被母亲惩罚不准吃晚饭时,洛基都会绕开所有人的视线,带着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贡果来找他。
后来托尔才知道,原来自己每次恶作剧都会被洛基告诉母亲。
但是他却没办法对洛基生气啊。
谁让这是他弟弟,他应该宠着他才对啊。
长大了,他交了许多的挚友,洛基还是安安静静的跟在他身边,像个影子一样。
他才意识到,他可以有很多朋友,洛基却只有他一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他对洛基的情感有了变化,已经不像一位哥哥对弟弟的亲情了。
从他第一次梦遗开始,他梦中的人竟然是他最亲爱的弟弟。
还年幼的托尔被自己吓到了,连续几天都是避开洛基和希芙他们一起走。
他知道,洛基一直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可是他却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洛基。
直到有一次深夜托尔偷偷潜入洛基房间,却看到弟弟缩在墙角哭泣。
小洛基看着他,边哭边打着嗝,“葛格……葛格不、不要我了……”
小托尔僵住了,身体不由自主对小洛基张开了双臂,小洛基一下蹭到哥哥怀里,死死抱着哥哥还在继续哭着,“葛格不要不要我……洛基会乖乖的……”

现在却是他缩在墙角,握着洛基仅剩下来的东西哭泣。
可是他再这样哭泣,他的弟弟也不会站在他面前,向他对他一样张开双臂。
不会的。
他的弟弟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他还没有告诉他,他其实爱着他。
他没机会了。



其实在匕首柄一个托尔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刻了一行字。
【Do I make you proud】

END.

性❤️感❤️兔❤️兔❤️雷❤️安❤️
在❤️线❤️了❤️解❤️一❤️下❤️

莫叕:

是兔兔雷安!!
这种喜欢让人求的恶习真的迷……

@老叶子. ☜就是这个家伙,和他C戏真的是一波三折…